标签: 脸书

著名小说家的 Facebook 账号风波

著名小说家的 Facebook 账号风波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1.15

英籍印度小说家赛尔曼鲁西迪(Salman Rushdie)也许是本世代最出名(有些人可能会说是恶名昭彰)的作家之一。这位写出《魔鬼诗篇》的作者曾在数个伊斯兰国家被强烈挞伐,伊朗精神领袖霍 梅尼甚至对他下达追杀令。他不仅是小说界的巨星,也享受巨星般的生活─他的前妻是名模主持人 Padma Lakshmi,最近与高挑女星 Pia Glenn 过从甚密。显然因为文学成就而封爵或在U2演唱舞台当嘉宾,并不代表他可以违反 Facebook 的使用真名条款;最近该社群网站停用了他的账号,并要求他用护照上的名字 Ahmed Rushdie 重新注册。 在网络上求民主只会引来逮捕、刑求和谋杀 Facebook 对鲁西迪提出他从未公开使用本名Ahmed的抗议置若罔闻,因为根据 Facebook 的使用者条款,使用者只能用政府核准身分证明上的名字申请账号。此条款和竞争对手 Google+ 的类似规范在网络上掀起强大的反对声浪。NGO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列出的镇压型国家高达四十二个。在泰国,即使在网络上对皇室最轻微的批评,都可能遭致最多十五年的刑期。无数部落客指出,任何参与类 似「阿拉伯之春」运动的人,都将自己和家人置入险境。光是叙利亚反抗行动就有三千五百人因参与而丧命,在网络上用真正、可追踪的姓名表达对自由和民主的追 求,显然是将自己暴露在遭逮捕、刑求和谋杀的危险之中。 匿名的正当性 你不需要是反政府运动人士,也可以有不想在网络上使用本名的理由。人们想匿名使用社群媒体的 理由所在多有,他们可能在躲家暴伴侣、想要讨论害羞的话题,也可能是企业揭发者、政府保护证人,或是害怕因为在网络上引战而危及生命安全的人。 Google+ 已经是美国政府注册的正式身分单位,将来国税局在审查时拿着你膨风的社群网站状态质询你的消费纪录,或你上次派对的支出的时候还会远吗? 美国总统都可以不用出生证明上的名字了 即使是从社群网络的角度来看,强迫人们使用身分证上的名字也是百害无一利。一个出生时被取名为 Leslie Lynch King Jr 可以用 Gerald Ford 这个名字当上美国总统,连威廉‧杰佛逊‧布莱斯三世(William Jefferson Blythe III)都能以比尔‧柯林顿(Bill Clinton)之名入主白宫;如果「大家都知道」的名字对美国总统候选人就够了,为什么社群网络上不能依例办理? 社群网络的名称成为正式ID 很显然现在在社群网络中使用真名还是普遍潮流,但幸运的是 Facebook 在被猛烈炮火攻击后,还是从善如流地让鲁西迪使用广为人知的名字赛尔曼。然而,Facebook 和 Google+ 最好还是顺从普世规范,让用户在个人档案中使用他们较知名的名字。因为他们会发现: Eric Bishop, Walter Willison, Annie Mae Bullock, Joyce Frankenberg, Allen Konigsberg, Carlos Ray, Thomas Mapother, Caryn Johnson and Carlos Irwin Estevez 这些名字比起Jamie Foxx (杰米福克斯)、Bruce Willis(布鲁斯威利)、Tina Turner(蒂娜透纳)、Jane Seymour(珍‧西蒙)、Woody Allen(伍迪艾伦)、Chuck Norris(查克诺里斯)、Tom Cruise(汤姆克鲁斯)、Whoopie Goldberg(琥碧戈柏)和Charlie Sheen(查理辛),不会比较好认或有知名度。 本文图片由亲切的 Mariusz Kubik 本人提供


浏览更多

社群媒体与执法机构:21 世纪版警察抓强盗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0.20

两具年轻人的尸体被人发现吊在墨西哥纽佛拉瑞多市(Nuevo Laredo)的桥下,作案者并留下讯息:「任何爱在网络上讲些蠢话的人,都会变成这样。」看来有个贩毒集团已经被那些在推特发布美墨边境犯案消息的人惹 火,并且决定彻底根除消息来源。随着逐渐成为世界上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中枢,社群媒体无可避免地被卷入违法情事,执法机构也迅速适应了这样的新状况。 从快闪族到推翻政府 最近发生于伦敦、温哥华、罗马和其它地方的闹事行动,大多透过社群媒体串联集结。占领罗马的示威者利用几乎所有主要的社群网络,作为最近于永恒 之城(Eternal City)抗议行动的指挥中心。英国首相卡梅伦声称「当人们将社群媒体运用于暴力行动,他希望赋予警方在推特和BBM(Blackberry Messenger)里追踪来源的技术能力,或干脆直接把它们关掉。」在阿拉伯之春中被袭击的各国政府,都试图压制社群网络到某种程度,因为推特已经被用 来动员公民,并指引他们前往需要人力的示威地点。社群网络让用户能够与理念相同的人实时互通声气,能够集结的群体更高达上千,甚至上百万人。人们在其上号 召集结的行动规模,可以从普通的快闪活动到严重的推翻政府,由此可见社群媒体的威力有多么强大。 SoLoMo、Hyperlocal还有米兰达宣告 负责维持法律秩序的执法机构不得不加强恶补社群网络应用的速成课程;一夕之间,SoLoMo(Social, Local, Mobile)和超地方(Hyperlocal)就像宣读米兰达宣告[注]一样,成为警方须知的基本原则。虽然世界各地的警方都在利用社群媒体协助侦查, 但有些进行方式仍存在争议性。Wired 最近有一篇文章就在探讨警方使用社群媒体的手法。文章里提到有位多伦多的警官,当他在俱乐部周围地区巡逻时,每进入一条巷子就会在Foursquare和 Facebook上打卡。原因为何?不只可以提醒在场人士附近有个警察,大家最好安分守己,还可以将同地点中所有的打卡纪录截图,得到一份以备不时之需的 现成证人名单。 还要多久银行抢匪才会开始推文? 虽然有些人声称取得打卡数据和以肉眼找出个人所在位置并没有什么差别,但看出他是一个穿着黑色图腾上衣、有浏海、年龄约二十出头的白人,跟从社 群媒体就可以几乎知道他的完整连络信息完全不同。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有人有种到敢在进行毒品交易前还在Foursquare打卡,那就算被逮捕也没什么好 说的。社群网络已经如此深植于重度使用者的生活之中,看来以后某些网络成瘾的银行抢匪或卡车劫匪在犯案同时推文进行实况报导,也是早晚的事了。 警方推文(Tweet)、追踪推文(Twalk) 及快速消化信息(Data-Snack) 因应社群媒体对于国家及城市的影响,世界各国的政府正采取相关的因应措施,从培训警务人员如何使用推特、Twalk,以及快速消化信息,到关闭 整个网络以压制暴力起事。虽然社群媒体最吸引人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使用它无须成本,执法部门已经发现,如果他们想要确实掌握并监视社群网络上大量的信息, 他们不只需要强大且极有可能违宪的监听权力,而且光是用来分析数据的预算可能就能轻易打趴CIA。 注:米兰达宣告为美国警方逮捕犯人时必须告知四点: 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开口说话,那么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请律师,并可要求在讯问的过程中有律师在场。如果你请不起律师,我们将免费为你提供一位律师。在讯问的过程中,你可随时要求行使这些权利,不回答问题或者不作出任何陈述。


浏览更多

Netflix 在世界各地与 Facebook 携手合作,美国除外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0.11

2011 年在旧金山的 F8开发商大会上,Netflix执行长 Reed Hastings 宣布与社群网络巨头Facebook 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他透露这次的紧密合作将可以让用户透过社群网络或 Netflix 与朋友分享他们正在观看的影片信息。这次的结合预定会在目前四十五个使用国中的四十四个实行。信不信由你,美国是那个被排除在外的国家,它不在名单上! 怎么一回事? 是什么事情阻碍了 Netflix-Facebook 的全新伙伴关系在美国发展?是一个在80 年代立法生效的影片隐私权法规。没错,根据 1988 年的影片隐私权保护法案,租用影片的信息须保密,除非租用者在每次租用时都表示同意。这条法案将近二十五年前在国会通过,马上阻挠了 Netflix 想在美国与 Facebook 合作的计划,成了一桩麻烦事。 就像在营销世界所有的纠结情况一样,在影片出租业者看来这是个错误的策略。尽管该服务正在世界各地缓慢的扩展,但美国确实是目前最大的市场,而且这可是跟将其他所有国家加总起来的一百万使用者作比较。无法接触到美国的使用者等于错失了一个大好机会,何况与 Facebook 达成这一大笔交易又要花上不少心力。 伸出援手 影片隐私权保护法案在华盛顿特区一家录像带店将 Robert Bork 的租片纪录给了当地记者后正式通过,这位地方法院的法官在高等法院职位的提名因为某些不相关的理由被参议院所否决。这样的发展也许是Netflix翻盘的契机,因为在 1988 年还没有 Facebook 的存在。该公司负责处理政府事务的Michael Drobac 表示该法条需要更新,他也鼓励使用者写信支持修改法案,好让 Netflix 可以在美国推出分享租片讯息的服务。 Netflix 幸运地可以获得使用者的支持,有几个 Michael Drobac 称作是「目光远大」的国会议员近期提出了新的法条,能够移除阻碍与 Facebook 整合并进军美国的绊脚石。该法案,正式名称为 H.R. 2471,主要是一种能让使用者自行选择的方案,让他们有自由决定是否要将观影记录与他人分享。 Netflix 与 Facebook 的历史引发了社群媒体整合是否可行的疑问。回溯到2004,该服务推出了一个社群功能叫做 「Friends」,让会员可以看到他们朋友看了什么电影,做出观影建议并比较评价。2010 年 Friends 停止服务,因为只有百分之二的会员使用这个功能。今年稍早,Netlfix 又因为使用量过少终止了另外一个让使用者在 Facebook 上分享电影评价的功能,也许两者的合作终将会登陆美国,但到了那时候,一切是否已经太迟?


浏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