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sopa

SOPA 激起的强烈反弹导致国会听证延期

SOPA 激起的强烈反弹导致国会听证延期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2.28

打击网络盗版法案 (SOPA) 假借抵制盗版之名,实际上却搞出一个可能把大部分美国人都变成重罪犯的法律机制。 老子说一没人能说二 SOPA 对保护版权策略那种「老子说一没人能说二」的过激做法,一直以来都广受讨论。先前 Benchmark Email 电子营销部落格已经发表过许多文章,为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做了简单的介绍(请参考下方连结)。这个极端的法案越引起大众注意,就有越多美国人认为这个法案的概念无法容忍、非常放肆,或根本荒谬至极。针对遏止 SOPA 所发起的请愿书在两天内就搜集到超过两万五千人次的联署,YouTube 影片 SOPA-Cabana 也累积了将近百万人次的点阅率,而 Adobe、Apple、Intel 与Microsoft 等商业软件联盟的成员,更一同表示反对这个法案,认为这法案已经偏激到不需要被考虑。 美国 = 中国、伊朗,以及其他 SOPA 的核心概念,是一个在美国境内普及化域名服务器过滤的提案。这基本上就类似中国、缅甸、哈萨克斯坦,和叙利亚管理网络空间的方式。美国国务院事实上曾开发并推荐许多工具帮助那些受压制的人民,以避开他们政府所制定的重重限制。而美国政府现在竟然要实施一模一样的设施来规范跨国界的网络讯息交换自由,相信大家都体会到这其中的讽刺了。 对应措施早已蓄势待发 一篇由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资深分析师 Daniel Castro 所写的论文正透过美国电影协会到处散播,论文名称为 PIPA/SOPA: Responding to Critics and Finding a Path Forward (PIPA/SOPA:回应批判并设法前进)。在这篇文章中,Castro 主张在设有 DNS 防火墙的那些国家之中,使用规避装置的网络用户人数不到百分之三,并依此推论在美国应该也不太有人会采取这样的绕道行为。这个说法恐怕并不正确,因为已经有很多像 DeSopa 和 Pirate Bay Dancing 这种能轻易取得的浏览器附加组件,能藉由透过代理服务器引导用户到目的地或是透过 IP 网址来进入网站,来成功地突破过滤器。 反对意见的末日 在为期两天的众议院辩论中,众议员 Zoe Lofgren(加州代表)谈到「一旦政府尝到权力的滋味,那么政府想要控制网络的欲望…只会越来越深」。增设 DNS 过滤以严格把关盗版状况的这个危险动作,很容易就会引发更多隐藏的问题:这个令人发毛的审查制度,很可能会同时将所有反对意见一扫而空,而那些意见一样被视为让民主制度发光发热的根源。 在过去的十一年里,个人自由在美国的倒退已经到了会让国父们死不瞑目的程度。托马斯‧杰佛逊曾说:「美国政府的政策,主旨在于留给人民自由,亦不是限制,也不是放纵人民所追求的。」以及「如果统治者无法因为人民怀有反抗的心态,而时时警惕自己,那么这个国家哪有能力去保护它的自由?」受到制定尊重网络版权的必要性驱使,虽然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推动SOPA立法的拥护者,正在背离这个国家创立的基本训诫。杰佛逊「以上帝之名宣誓,要永远视压制人类思想的暴政为敌,无论此暴政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现今有多少个国会议员有担当对这种真正的民主自由做担保? Benchmark Email 关于 SOPA 的部落格文章 有关 Benchmark Email 对 SOPA 的相关报导,请参考先前的部落格文章: 新国会反盗版法即将上路 为什么打击网络盗版法案和保护知识产权法无法成功 保护知识产权法对网络用户与串流用户的意义为何? 网络业反对SOPA法案:太迟了吗?


浏览更多
网络业反对 SOPA 法案:太迟了吗?

网络业反对 SOPA 法案:太迟了吗?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2.02

打击网络盗版法案是 众议院通过的编号3261法案,它无疑是美国国会通过最立意扭曲并具危险性的网络法条之一。SOPA 的主要目的是强迫 ISP 业者、搜索引擎、在线交易付款和网络广告封锁任何被法院裁定为「恶棍」的网站。悲惨的是,很多法官连最基本的网络功能都不知道,他们无知的程度令人倒抽一 口气。如果连最高法院的法官 John Roberts 都可以问出「电子邮件和传呼器哪里不一样」这种问题,那不难想见美国其他地区更低阶的法官,会怎么随意扭曲并任意强制执行这个法案。业界龙头的硬件和软件 公司终于站出来反对 SOPA,但如果再把时间耗费在无意义地周旋,这股反对声浪最后很可能会面临失败。 始料未及的后果 拥有苹果、微软、英特尔和 Adobe 等强大成员的企业软件联盟(Business Software Alliance, BSA),最近发表反对 SOPA 的声明,声称此法案上路前还需要好好「整顿」一番。BSA同时提出警告,表示这个法案「依照现在的情况…扫荡的不只是真正恶劣的使用者」,他们也强调「这 个法案应该在鼓励创新、保护隐私、安全性考虑和对抗恶质网站威胁中取得平衡」,因为现在的 SOPA 条款「很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BSA 的最新表态,和他们在仅仅一周前表明支持 SOPA 时的态度大相径庭。 侵权网站防不胜防 大部分神智清楚的网络观察者都必须承认,像现在这种电影、电视节目、音乐专辑和其他版权内容在推出后0.00000001就可以免费下载的情 况,根本无法避免。任何娱乐相关产品的制作成本都所费不赀,在推出的同时当然也预期能得到相应的利润。没有人会在花费一亿元以上的制作费之后,还乐意免费 发送成品。尽管如此,BSA 也终于了解 SOPA 只是饮鸩止渴,对于现况毫无帮助。 哼一段猫王就等于犯下重罪 假设我们现在活在一个 SOPA 法案已经正式通过的平行宇宙,你组的团制作了一段你们 cover 猫王、披头四或 Lady Gaga 的影片。恭喜,你刚刚触犯了联邦法案。我们在讨论的可不是什么打个手心就能解决的小事,而是和纵火、抢劫或闯空门一样严重的犯罪行为。这还不是因为你随意 播放有版权的原始版本,而只是因为你在刷你大概只值一千五的吉他的同时顺口哼了一段歌词!SOPA 不只可以定罪你和你的乐团,因为法条包含对侵权内容所在网站的追诉权,所以他们甚至可以依法封锁整个 Youtube。如果所有所谓的「侵权」影片都在 Youtube 上被移除,那 Youtube 上大概就只剩下一些小猫小狗小婴儿在那边咿咿啊啊的影片。想象一下吧。网络工业之所以对挺身对抗这不可忽视的危机义不容辞,也是想当然耳。 不可能的版权判决 SOPA 简直恶法无极限,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它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使用商标名称会违反SOPA法吗?发表「新的一年祝大家百事可乐」的讯息, 会不会被视为盗用商标?是不是任何网站都必须在用户上传任何内容前先检视他们有没有符合版权规范?我们当然知道上传完整的《鞋猫剑客》是违法的,但我们要 怎么判断影片中的轻音乐配乐到底是已经有在美国唱片协会(RIAA)登记过,还是只是影片制作者自己写的曲? SOPA 这个法案矫枉过正,而 BSA 之前的支持更是令人困惑不已。看来网络业者终于清醒看到法案的可怕,但这一切很可能都太迟了。


浏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