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推特如何為我吸引到Local Natives世界各地的粉絲

推特如何為我吸引到Local Natives世界各地的粉絲

進階功能 • 2013.04.25

我很想跟你說我在 2009 年開始搞奧斯丁寫音樂(Austin Writes Music),是因為我對音樂記者這行有遠大的計畫,看到了一連串浪漫的遠景;我成為第二個 Jann Wenner,建立屬於我的數位版《滾石》雜誌。但現實是,我在 2009 年開始經營部落格,作為大學最後一個學期某堂課的作業。當然,現在我剛結束在《滾石》的實習,身上可能還沾有一點紐約夏天的明星屑屑,但當我真正開始在奧斯丁撰寫評論、採訪和前導時,我很快就發現建立讀者群絕非易事。 隨著我長時間持續發表關於我在追的樂團和表演文章,我開始接到來自公關或宣傳部的電話。我開始累積一些名單,這些人可以幫我拿到表演的入場券。這對我來說簡直超級神奇。我,一個半路出家的部落客,只因為這個作業,就開始被視為我心嚮往的音樂社群裡夠格的作者。我還是沒辦法拿到大型表演節的公關票,但這已經是一個里程碑。 我最大的突破要感謝推特,和 Local Natives。推特是個超棒的工具,因為不像 Facebook,即使對方不認識我,如果我覺得他們可以從我的故事中獲利,我就可以直接向他們推文,讓他們知道我寫的東西。推特上的社群一直都是超棒的互動媒介,也是作者的得力助手。 在 2009 年初,我的部落格在網路多媒體教授眼中還堪稱可嘉的時期,某天我剛好靠在某個現在已經終止營業的展演場地 Beauty Bar 的後門牆邊,無所事事地想著周三晚上要幹嘛。一群鬧哄哄的傢伙,後來我發現他們是 Voxhaul 廣播的人衝出大門要把我拉進去,因為他們在跟一個叫做 Local Natives 的厲害樂團聯合演出,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聳聳肩,跟著他們進門,想說聽聽看也沒差。我和約莫十個人一起站在台下,大部分都是樂團成員的朋友或親戚,然後欣賞這個不可思議的硬地樂團用美妙的和弦及豐滿的能量震撼全場。我完全被收服了。 一年後我又看到這個樂團,他們在一個更大的場地表演(但現在也停止營業了),我對這個當初偶然相逢的樂團現在終於得到應有的注目感到既驕傲又開心。其實,我實在是太驕傲了,所以回家寫了一篇我和他們的軌跡故事,並發表在推特、Facebook,還用電子郵件分享出去,散播我的喜悅之情。 我大概是中午以前發表那篇文章的。幾個小時後,我的手機震動起來,顯示一則簡訊。我瞄了一眼,看到有人在推特上提起我。我點開簡訊,Local Natives 提及我的那條推文就跳上螢幕。他們看到了我的文章,可能也讀過了,然後分享給他們幾千個關注者。這是我這輩子最接近「我和這樂團一起」的類出名時刻,更不用說我這顆熱愛硬地搖滾的小小心臟如何差點爆炸。這篇文章至今仍是我閱覽量最高的文章,一切都因為那個轉推。 我跟你說這些是因為,如果你找到你真正熱愛、感到有必要一次又一次地向全世界分享的東西,如果你把自己同時放在真實世界和社群媒體的世界中,你的熱情終會有實現的一天。有時候你會覺得自己只是在對著無人的樹洞自言自語,但也會有那麼一天,你碰巧遇到的樂團回頭幫了你一把,讓你重新感受到透過衛星和電線傳遞的真實交流。


瀏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