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銷已經拋棄廣告,投奔製片

閱讀時間 < 1 分鐘 進階功能

你可能已經聽過 Netflix,但你有聽過只在 Netflix 上播映的翻拍英劇影集《紙牌屋》嗎?無論有沒有聽過,你都必須張大眼睛,準備從中學習。一直以來在 RedBox 和 On Demand 功能中努力在留住顧客的同時也賺取利潤,Netflix 這次在行銷路上轉了革命性的方向。他們不再試著用傳統的行銷途徑來吸引你的注意,他們給你一些讓你會自動注意的東西。他們給觀眾一個卡司超強、重金打造的影集,跟電視上任何影集一樣聰明、性感,又精彩(甚至更精彩)。裡面有讓人恨得牙癢癢的角色,由壞透了卻又不得不對他另眼相看的凱文史貝西(身兼共同製作人)領銜主演,讓這個已經快要被遺忘的角色重返螢光幕。

只在 Netflix 上播映,社群媒體中的影迷們都已經為了第二季即將上映而情緒沸騰。沒人再把 Netflix 突然跳出的小廣告當成煩人的小黑蚊─因為,面對現實吧,這就是我們對廣告的感覺。反之,他們都在談論他們熱愛的事物,而且他們很推崇背後的那個人(Netflix 原創影集),以及/或你可以從哪裡看到(一樣,在 Netflix)。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廣告。

Netflix 也從他們卓越的行銷手法收割額外的獎賞,包括威比獎的最佳數位影集提名。影集的製作人也得到了威比特殊貢獻獎,而 Netflix 本身得到最佳播映媒體網站獎。這件事讓我們學到的是:原創內容比傳統廣告更有效。事實上,這是在接管傳統廣告的同時也重新定義內容,並且為影片內容找出了新利基。

但是,Netflix 並不是唯一一個。歷史頻道也從這個劇本中學到一課,環繞著核心的「維京」歷史製作了一系列節目。這個節目,直截了當地命名為「維京人」,挽救了瀕死的歷史頻道。人們想要娛樂,尤其歷史宅宅。這個節目做得太傑出了,很難相信它是由這麼一個僵硬古板的歷史頻道製作出來的。

同樣的策略也可以應用於小型公司中。舉例而言,一家在多倫多的經紀公司,直接跳過了產品展示而放映了一部主題電影。Grip Limited 把客戶一整年的廣告預算拿來拍了一部電影。他們沒有把預算分配到各管道並零碎地運用在脆弱的產品展示上,而是直接以當地啤酒品牌 Kokanee 為中心製作了一部「類醉後大丈夫」的電影,這部電影的…你知道的…娛樂性超高。

這部電影叫《The Movie Out Here》,由 Kokanee 啤酒所贊助,是部粗糙、片長九十二分鐘的戲劇片。百威英博啤酒集團把一整年的廣告預算都投注在這部電影中,這部電影同時在加拿大西方的三十家戲院中上映。

這裡的教訓是要追求娛樂大眾、有故事的影片內容。如果你無法製作影片,就利用其他新媒體方式,例如視覺藝術,或者在數位平台上以傳統方式說故事。娛樂觀眾,同時偷渡你的訊息。任何其他東西都是過時又即將淘汰的行銷模式。我們已經在迷因、Pinterest,甚至是在圖像平台上利用文字藝術圖像傳遞訊息的作法上看過同樣的模式。影片只是這個進程自然而然的下一步。

準備好以最佳的方式與顧客互動?

不管是提升營業額,還是鞏固顧客關係,通通交給 Benchmark,我們不只是你行銷的好夥伴,還是你與客戶溝通的重要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