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侏儸紀公園

TellTale 遊戲網路評分系統,使用者的報復

TellTale 遊戲網路評分系統,使用者的報復

進階功能 • 2011.11.30

在這個大家可以為新電影、網路相簿,減肥計畫到清潔產品打分數的網路世代,無可避免某些行銷人員會鑽這個機制的漏洞,利用灌票等小手段製造聲勢。其中最惡劣的是美國遊戲開發商 Telltale Games,他們要員工在評分網站Metacritic上,對他們最新的侏儸紀公園遊戲給予金星評價。雖然這些評價已經註明是由 Telltale 員工發表,但這些高分評價還是扭曲了遊戲真正的整體平均分數。不滿的使用者以「零分復仇」的方式所發起的強烈反擊,證明這個策略從一開始就只會帶來反效果,現在這個遊戲的評價只有10分中的2.8分,大幅低於本來它可以獲得的分數。 零分轟炸 網路行銷人員可以從 Telltale 試圖玩弄遊戲規則的失敗經驗中學習,避免為了圖謀己利而扭曲社群評分,因為這些伎倆注定一敗塗地。只要察覺評價網站有一點點的不實行為,網路社群就會群起而攻之,以負面評價徹底轟炸網站;不僅將所有假的好評都擠掉,更會留下大量的負面評價,將產品拉到谷底。看來很多公司會想回到當年那個由專業人士給予評價的年代,至少他們都是基於建設性的事實撰寫評論。但這樣的策略很可能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有效了。 表弟 > 羅傑‧艾伯特 行銷人員追逐著專業評論家如 John Dvork(電腦)、Roger Ebert(電影),或 Gael Greene(餐廳)的時代可能已經過去了。在情況完全顛倒的社群媒體世界中,來自同儕團體(家人、朋友、同事)的推薦比舉世知名的評論家具有更大的影響力。如果在華盛頓州漢特利普斯的表弟米爾德推薦了史蒂芬金或克萊夫‧卡斯勒(Clive Cussler)的書,他的推薦可以比《紐約時報》 都威特‧葛那(Dwight Garner)熱情的評論更有影響力。 評論家與消費者之間的鴻溝 問題是,過度依賴專家評論就像難以預測的大眾評價一樣問題重重。威廉‧達佛(Willem Dafoe)的電影《神鬼尖兵》(The Boondock Saints),是一部大撒鮮血和黑色幽默的B級片。這部電影被評論家批得一無是處,在爛番茄只得到17%的好評。然而在同個網站中,291,056位觀眾中就有93%表示他們喜歡這部電影,顯示「一般」觀眾和「專業」評論家之間的鴻溝有多大。即便業界知名刊物《綜藝》(Variety)大肆批評這部電影,也無法影響觀眾對它的喜愛。雖然你可能無法跟《神鬼尖兵》一樣得到接近三十萬則的評論,但對中小規模的娛樂產業公司,尤其是剛起步的電玩公司來說,足夠的正面評價幾乎就可以被視為新產品的成功。當每一則評論都算數時,股價也會隨之升高。 最佳策略:推出好產品 多虧了Google始終堅決抵擋各式各樣試圖鑽 SEO 漏洞的詭計,現在網路世界裡唯一能成功的策略只剩一個:「發表優質內容」。同理可證,在專家不吝於給負評、公眾對於任何想耍手段的伎倆都會毫不遲疑地群起反擊的這個時代,唯一能保有大量消費者好評的策略就是「推出好產品」。


瀏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