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打擊網路盜版法案

網路業反對SOPA法案:太遲了嗎?

網路業反對SOPA法案:太遲了嗎?

進階功能 • 2011.12.02

打擊網路盜版法案是眾議院通過的編號3261法案,它無疑是美國國會通過最立意扭曲並具危險性的網路法條之一。SOPA 的主要目的是強迫 ISP 業者、搜尋引擎、線上交易付款和網路廣告封鎖任何被法院裁定為「惡棍」的網站。悲慘的是,很多法官連最基本的網路功能都不知道,他們無知的程度令人倒抽一口氣。如果連最高法院的法官 John Roberts 都可以問出「電子郵件和傳呼器哪裡不一樣」這種問題,那不難想見美國其他地區更低階的法官,會怎麼隨意扭曲並任意強制執行這個法案。業界龍頭的硬體和軟體公司終於站出來反對 SOPA,但如果再把時間耗費在無意義地周旋,這股反對聲浪最後很可能會面臨失敗。 始料未及的後果 擁有蘋果、微軟、英特爾和 Adobe 等強大成員的企業軟體聯盟(Business Software Alliance, BSA),最近發表反對 SOPA 的聲明,聲稱此法案上路前還需要好好「整頓」一番。BSA同時提出警告,表示這個法案「依照現在的情況…掃蕩的不只是真正惡劣的使用者」,他們也強調「這個法案應該在鼓勵創新、保護隱私、安全性考量和對抗惡質網站威脅中取得平衡」,因為現在的 SOPA 條款「很可能造成不堪設想的後果」。BSA 的最新表態,和他們在僅僅一週前表明支持 SOPA 時的態度大相逕庭。 侵權網站防不勝防 大部分神智清楚的網路觀察者都必須承認,像現在這種電影、電視節目、音樂專輯和其他版權內容在推出後0.00000001就可以免費下載的情況,根本無法避免。任何娛樂相關產品的製作成本都所費不貲,在推出的同時當然也預期能得到相應的利潤。沒有人會在花費一億元以上的製作費之後,還樂意免費發送成品。儘管如此,BSA 也終於了解 SOPA 只是飲鴆止渴,對於現況毫無幫助。 哼一段貓王就等於犯下重罪 假設我們現在活在一個 SOPA 法案已經正式通過的平行宇宙,你組的團製作了一段你們 cover 貓王、披頭四或 Lady Gaga 的影片。恭喜,你剛剛觸犯了聯邦法案。我們在討論的可不是什麼打個手心就能解決的小事,而是和縱火、搶劫或闖空門一樣嚴重的犯罪行為。這還不是因為你隨意播放有版權的原始版本,而只是因為你在刷你大概只值一千五的吉他的同時順口哼了一段歌詞!SOPA 不只可以定罪你和你的樂團,因為法條包含對侵權內容所在網站的追訴權,所以他們甚至可以依法封鎖整個 Youtube。如果所有所謂的「侵權」影片都在 Youtube 上被移除,那 Youtube 上大概就只剩下一些小貓小狗小嬰兒在那邊咿咿啊啊的影片。想像一下吧。網路工業之所以對挺身對抗這不可忽視的危機義不容辭,也是想當然耳。 不可能的版權判決 SOPA 簡直惡法無極限,至少在現在的情況下,我們根本無法想像它可以可怕到什麼程度。使用商標名稱會違反SOPA法嗎?發表「新的一年祝大家百事可樂」的訊息,會不會被視為盜用商標?是不是任何網站都必須在用戶上傳任何內容前先檢視他們有沒有符合版權規範?我們當然知道上傳完整的《鞋貓劍客》是違法的,但我們要怎麼判斷影片中的輕音樂配樂到底是已經有在美國唱片協會(RIAA)登記過,還是只是影片製作者自己寫的曲? SOPA 這個法案矯枉過正,而 BSA 之前的支持更是令人困惑不已。看來網路業者終於清醒看到法案的可怕,但這一切很可能都太遲了。


瀏覽更多
為什麼打擊網路盜版法案和保護智慧財產權法無法成功

為什麼打擊網路盜版法案和保護智慧財產權法無法成功

進階功能 • 2011.11.15

以前用網路是件很簡單的事。二十年來,任何可以連到網路的人都能快樂地看首輪電影、聽任何想聽的專輯、購買處方藥、賭到一窮二白,點兩下滑鼠就能學到如何製作致命的蓖麻毒素。整個世代都是抱持著「他們可以免費得到所有他們在螢幕上看到的東西」的信念長大的。但是,多虧了眾議院制定的打擊網路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及參議院訂定的保護智慧財產權法(Protect IP Act),這樣的情況將嘎然而止。至少,理論上是這樣。而這個理論根本上的缺陷,將問題硬生生地放在立法者面前:他們到底是否了解這個由他們起草的法案想要「控制」的資訊結構,最基本的架構是什麼樣子? 輸入IP即可 這項法案的細節晦澀難解,但基本原則就是任何提供侵害美國智財權法內容的外國網站,都會被美國單方面封鎖,讓美國使用者無法進入閱覽。技術上來說,被封鎖的會是網域名稱,所以只要你擁有網站的IP位址,就還是可以進入網站。因此,雖然在網址欄輸入www.allthepiratedmoviesyouwanttowatch.com沒辦法讓你看到美國隊長,但若輸入172.16.254.1的IP位址,你也照樣可以取得電影。如果連封鎖網站這種作法都無法將盜版擋在美國之外,那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防火牆,應該可以斬草除根…嗎? 1,874英里的直線 從蘇必利爾湖(Lake Superior)的末端到太平洋是一條長達1,874 英里的直線,這段美加邊界大部分甚至連鐵絲網也沒有。這段邊界是如此的虛無飄渺,甚至有機場的跑道直接穿過邊界;在大陸的另一端,有些私人房屋一半在加拿大魁北克,另一半則在美國新英格蘭省。技術上來說,每次這些人從廚房走到浴室時,都應該出示他們的護照。基於這條線如此「形而上」的性質,將美國的無線網路與他們北邊(或南邊)鄰國徹底隔絕,根本是不可能的。 半徑70公尺的無線網域 加拿大司法部(Canadian Department of Justice)坦白表示:「數個加拿大無線網路公司和衛星通訊系統營運商的服務範圍包含加拿大與美國邊境重合的地區。這表示擁有加拿大網路授權的使用者可能身處底特律,雖然網路本身的截取是在溫莎(Windsor)的無線交換器上進行的。」還要多久,才會有個夠聰明的實業家想到在安大略昆士頓的皇后街、或墨西哥墨西卡利的馬德羅商業大街設置ISP,既然在這兩個地方都不用一百公尺就可以將無線網域拓展到美國國土?喔喔,做得好啊國家防火牆。 價值5美金的信箱 = 公民身份 所以,到底怎樣才算是國外網站,又怎樣才算國內網站?任何國家的人只要每個月付UPS幾塊錢,就可以取得一個合法的美國地址,用來註冊網域名稱。反之亦然。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公司提供簡單又便宜的合法郵寄地址,也沒人需要知道那是個只需五美元的郵政信箱。藉由使用國內的網路代理伺服器,任何美國人都可以在網路上變成巴西人、肯亞人或澳洲人,反之亦然。 使用盜版的消費者似乎無法瞭解,這種免費取得檔案的行為每一次都會變相地削減製作預算,讓製作者無力再創造好的作品。而立法者無法理解的是,一旦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就無法再被密封起來。侵權和眾多網路弊病都是值得認真對待的問題,但不是眾參議院採取的這種方式。他們現在就像拿刀對抗火箭筒,我們都知道結局會如何收場。


瀏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