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fb

著名小說家的Facebook帳號風波

著名小說家的Facebook帳號風波

進階功能 • 2011.11.15

英籍印度小說家賽爾曼魯西迪(Salman Rushdie)也許是本世代最出名(有些人可能會說是惡名昭彰)的作家之一。這位寫出《魔鬼詩篇》的作者曾在數個伊斯蘭國家被強烈撻伐,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甚至對他下達追殺令。他不僅是小說界的巨星,也享受巨星般的生活─他的前妻是名模主持人 Padma Lakshmi,最近與高挑女星 Pia Glenn 過從甚密。顯然因為文學成就而封爵或在U2演唱舞台當嘉賓,並不代表他可以違反 Facebook 的使用真名條款;最近該社群網站停用了他的帳號,並要求他用護照上的名字 Ahmed Rushdie 重新註冊。 在網路上求民主只會引來逮捕、刑求和謀殺 Facebook 對魯西迪提出他從未公開使用本名Ahmed的抗議置若罔聞,因為根據 Facebook 的使用者條款,使用者只能用政府核准身分證明上的名字申請帳號。此條款和競爭對手 Google+ 的類似規範在網路上掀起強大的反對聲浪。NGO 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列出的鎮壓型國家高達四十二個。在泰國,即使在網路上對皇室最輕微的批評,都可能遭致最多十五年的刑期。無數部落客指出,任何參與類似「阿拉伯之春」運動的人,都將自己和家人置入險境。光是敘利亞反抗行動就有三千五百人因參與而喪命,在網路上用真正、可追蹤的姓名表達對自由和民主的追求,顯然是將自己暴露在遭逮捕、刑求和謀殺的危險之中。 匿名的正當性 你不需要是反政府運動人士,也可以有不想在網路上使用本名的理由。人們想匿名使用社群媒體的理由所在多有,他們可能在躲家暴伴侶、想要討論害羞的話題,也可能是企業揭發者、政府保護證人,或是害怕因為在網路上引戰而危及生命安全的人。Google+ 已經是美國政府註冊的正式身分單位,將來國稅局在審查時拿著你膨風的社群網站狀態質詢你的消費紀錄,或你上次派對的支出的時候還會遠嗎? 美國總統都可以不用出生證明上的名字了 即使是從社群網路的角度來看,強迫人們使用身分證上的名字也是百害無一利。一個出生時被取名為 Leslie Lynch King Jr 可以用 Gerald Ford 這個名字當上美國總統,連威廉‧傑佛遜‧布萊斯三世(William Jefferson Blythe III)都能以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之名入主白宮;如果「大家都知道」的名字對美國總統候選人就夠了,為什麼社群網路上不能依例辦理? 社群網路的名稱成為正式ID 很顯然現在在社群網路中使用真名還是普遍潮流,但幸運的是 Facebook 在被猛烈砲火攻擊後,還是從善如流地讓魯西迪使用廣為人知的名字賽爾曼。然而,Facebook 和 Google+ 最好還是順從普世規範,讓用戶在個人檔案中使用他們較知名的名字。因為他們會發現: Eric Bishop, Walter Willison, Annie Mae Bullock, Joyce Frankenberg, Allen Konigsberg, Carlos Ray, Thomas Mapother, Caryn Johnson and Carlos Irwin Estevez 這些名字比起Jamie Foxx (傑米福克斯)、Bruce Willis(布魯斯威利)、Tina Turner(蒂娜透納)、Jane Seymour(珍‧西蒙)、Woody Allen(伍迪艾倫)、Chuck Norris(查克諾里斯)、Tom Cruise(湯姆克魯斯)、Whoopie Goldberg(琥碧戈柏)和Charlie Sheen(查理辛),不會比較好認或有知名度。 本文圖片由親切的 Mariusz Kubik 本人提供


瀏覽更多

佔領華爾街行動讓社群媒體及網路行銷無用武之地

進階功能 • 2011.10.20

近年來,大眾媒體的主要報導內容,就是它們如何缺乏能夠報導的新聞。而佔領華爾街行動,至少在初始階段,也淪為不足以被報導的內容。直到超過七百個人在布魯克林橋下被逮捕之後,這個行動才終於吸引到主要媒體的注意,而比起探究行動的理念,美國的首要報紙對他們的嘲笑還更不遺餘力。傾自由主義的《大西洋月刊》(Atlantic Wire)對行動份子發表不客氣的評論,紐約時報的Ginia Bellafonte更極具優越感地形容佔領祖柯蒂公園是一場「把宣洩社會不滿當作嘉年華」的行動。少得可憐的媒體曝光率加上抗議者雜亂無章的各自表述,不只為佔領華爾街行動帶來品牌問題,也讓整個行動的主旨變得更加模糊不清。 解決品牌問題的第一步是定義99%的成員。巴魯克大學的公共事務學院最近對超過一千位Occupywallstreet.org的造訪者進行了一項調查。調查巧妙地命名為「主流族群支持主流行動:99%的人來自於看似99%的人」,結果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造訪者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上,其中擁有正職工作的人過半數,失業人士佔13.1%,僅略高於全國平均。70%的造訪者自認為是獨立派,只有四分之一是全職學生。大眾媒體和記者都證實此行動擁有族群多元化的人口組成,男女比例亦非常平均。此外,這99%並不僅僅由99%的人口組成,大量的部落格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來自美國各處的高收入族群在部落格中要求負擔更高的稅,以提升全國的生活水平。 第二步要瞭解他們如何傳達訊息。在活動初期,媒體曝光率的不足讓佔領華爾街活動缺乏正當性,但始終開放社群媒體和全民報導。然而,儘管與啟發行動的阿拉伯之春有部分相似,佔領華爾街卻沒有像阿拉伯之春在社群媒體的研究顯示Youtube是活動的主要宣傳管道,緊接著是Facebook和其他部落格平台,最後則是由Twitter押隊。Tumblr能夠整合微網誌和一般網誌,並輕易透過網路及行動裝置分享照片、影音和訊息的功能,讓它成為佔領華爾街行動最佳的傳聲筒。 為佔領華爾街行動建立品牌的最後方法,是統整每個人的不滿並推出一個完整的理念。該是見林而非見樹的時候了。這必須是一種新的占領型態,學習過去的公民示威的主題和方法,並結合現代媒體以對抗現代問題。要使整個美國搞懂這個行動是很困難,甚至很可怕的主意。若能推出一個簡單易懂的中心思想,例如人權或平等,佔領華爾街行動也會變得更容易理解、更可親也更解決取向。正如媒體學者McKenzie Wark所言:「…佔領華爾街行動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指出:我們缺少的不是訴求,而是程序;我們缺少的是政治本身。」


瀏覽更多

Google +還活著或只是行屍走肉?媒體的意見分歧

進階功能 • 2011.10.19

Google在六月三十日向世界推出Google+的時候,它只限定接受一小部分的使用者。除非你的名字在Google的內定名單內,否則你唯一能夠加入Google+的方式就是透過朋友邀請你加入。但自從Google最近放棄了邀請制,將這個社群平台開放給任何想使用的人。事實證明,這是明智之舉。 美國網路流量監測公司Experian Hitwise的資料顯示,在九月十七到九月二十四的這一週內,Google向大眾開放Google+的決定讓網路流量暴衝,更確切地說,Google+網站流量以不可思議地以1,269%的比例激增。根據Hitwise社群網站和論壇的分類,Google+已躍升為最常被瀏覽的社群媒體網站第三位,僅次於Twitter和Facebook。更厲害的是,這份統計資料甚至還沒有包含透過手機連結,或從其他Google服務頁面,因為有訊息通知而點擊進入的使用者。 向所有人開放新的社群網路,的確似乎激起大家的興趣和好奇心,但很明顯地並不足以留住他們。網路廣告公司Chitika的研究部門Chitika Insight所彙整的資料顯示,自從短時間內驚人的高流量之後,Google+網站的流量已經銳減至低於40%。 失去動力? 所以動力來源是什麼?為什麼Google+的流量數據就像雲霄飛車一樣?又為什麼有人還忙著為迎接下個勝利而歡呼,有人卻已經邊吃土邊替自己的慘敗籌備追悼會?Chikita的研究團隊相信原因在於即使Google+有一些特殊的小功能,他們還是沒有具備在競爭中脫穎而出的能力。 單以提供用戶一個可以互相交流的社群平台而言,Google+的確跟一般的社群網站沒有什麼不同。然而,Google+的不同之處是它架設的目的和方向。這個平台讓我們在Google 社交圈中以新的方式和朋友互動,還能夠使用群組影音聊天室。但Facebook很快地便與Skype整合以對抗這個新功能,最近甚至推出了全新的智能名單(smart list)功能,與Google+相抗衡。或許可以說,Facebook已經成功地利用Google+的不同讓它變得無關緊要。 如果你有在關注Google+的進展,那你應該知道它現在已經油門加滿,成為有史以來成長最快速的網站。它在兩個月之內的使用者人數就已經達到兩千五百萬,比MySpace、Twitter,甚至是萬能的Facebook都還要更快。最新資料顯示Google+大約擁有四千三百萬個用戶,無論你怎麼想,這都是非常驚人的事。這個數據還會持續攀升嗎?並不是每個人都如此樂觀。 儘管Google+的高造訪量創下前所未有的紀錄,Forbes.com的創辦人Paul Tassi還是不改Google+是個失敗品的看法。事實上,他以Bing相較於Google的缺乏獨特性為例,說明Google為何不可能成功。Chikita Insights的人員也提到,若Google+沒辦法跟上Facebook一路飆升的聲勢和創新功能,那它很可能很快就會被遺忘。沒有人可以斷定Google+的命運,但如果不像被甩到後方,它勢必得找到能讓人們願意長期投入使用的方法。


瀏覽更多

Facebook的追蹤cookies引發集體訴訟

進階功能 • 2011.10.10

你一向相信,當你登出 Facebook 並開始瀏覽全球資訊網路時,無論連到哪個網頁,你都是處於完全匿名的狀態,更不可能被追蹤。你錯了。最近一名澳洲的部落客證實,當你登出 Facebook 時,你其實沒有真正地登出 Facebook。尼克‧庫伯利洛維克(Nik Cubrilovic)發現,在你登出之後,大量的 Facebook cookies 仍保留你的瀏覽記錄,而這些紀錄將永久且持續地回傳給 Facebook。現在看來,你不只要登出社群網絡網站、清除 cookies,還要將硬碟重新初始化、重新安裝電腦操作系統,並且永遠不再登入 Facebook,才是真正牢靠的作法。 愛爾蘭正在調查Facebook 在庫伯利洛維克發表自己的研究的同時,Facebook 不只引起大眾的注意,更面臨佩林‧艾肯戴維斯(Perrin Aiken Davis)所提起的集體訴訟。由於 Facebook  的國際總部位於都柏林,愛爾蘭的資料保護委員會(Data Protection Commission)已經宣布將針對 Facebook 的隱私性進行全面審查,調查愛爾蘭國民,乃至所有使用者的隱私是否受到侵犯。愛爾蘭委員會將特別注重於某些如隱私權設定的不足,以及照片經「刪除」後仍可以在網路上被公開查看的問題進行調查。 每位使用者有880頁的追蹤記錄 Facebook 終於正視 Cubrilovic,實際上它才剛停用包含使用者身份資料、鬼祟跟蹤「使用者」的 cookies。在公開的聲明中,Facebook 用了跟其他網路業龍頭被「抓包」時一樣的藉口,聲稱 cookies 在使用者登出後沒有停止作用,是因為系統出了漏洞。顯然這個所謂的「漏洞」已經存在於將近10億人的電腦硬碟裡好幾年,並帶給 Facebook 大量寶貴的行銷資訊。當英國引進一條法律,讓使用者有權利取得 Facebook 所存取的使用者歷程資料時,許多人驚訝地發現有平均880頁的資料,其中詳細記錄他們與其他聯絡人的互動細節。 「動作」還未結束 Cubrilovic 發現,雖然相對公開的「這是使用者的ID」cookies 已經被取消,但 Facebook 仍具備識別已登出使用者的技術能力。其中一項是「行動」cookies(儘管 Facebook 聲稱它完全無害),它包含一個精確程度可達毫秒的時間戳記,讓社群網站可以輕易地對照以辨識使用者。因此,雖然「使用者」已經消失,但「動作」卻仍在進行中 Facebook並非個案 你應該為 Facebook  在網路上跟蹤你感到不安嗎?平心而論,他們並非個案,幾乎所有商業網站都會在一般網路使用者的電腦中放置追蹤性 cookies,其數量簡直令人難以置信。無論你喜不喜歡,你在各種伺服器中的瀏覽紀錄和使用行為都會留下紀錄,只要政府機關或任何情報機構有興趣,他們都能夠取得比只是想要賣你東西的行銷網站更詳細的紀錄。因此,如果你依法納稅,衣櫃裡也沒有藏著一具無名屍體,那你其實不用太擔心。 「偏執狂會毀掉你」。基本上,這些數位記錄主要被政府用來追蹤恐怖份子和重大罪犯,所以 FBI 通常不會為了你去年沒繳一張停車罰單就調閱你的網路歷程記錄。無論如何,目前網路隱私權的規範仍然反反覆覆並自相矛盾,唯一能完全確保網路行為不被記錄的方法,就是根本不要用網路。而有鑑於我們生在一個依賴網路的時代,這個方法顯然不可行也不可取。


瀏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