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sopa

SOPA 激起的強烈反彈導致國會聽證延期

SOPA 激起的強烈反彈導致國會聽證延期

進階功能 • 2011.12.28

打擊網路盜版法案 (SOPA) 假借抵制盜版之名,實際上卻搞出一個可能把大部分美國人都變成重罪犯的法律機制。 老子說一沒人能說二 SOPA 對保護版權策略那種「老子說一沒人能說二」的過激做法,一直以來都廣受討論。先前 Benchmark Email 電子行銷部落格已經發表過許多文章,為這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做了簡單的介紹(請參考下方連結)。這個極端的法案越引起大眾注意,就有越多美國人認為這個法案的概念無法容忍、非常放肆,或根本荒謬至極。針對遏止 SOPA 所發起的請願書在兩天內就蒐集到超過兩萬五千人次的聯署,YouTube 影片 SOPA-Cabana 也累積了將近百萬人次的點閱率,而 Adobe、Apple、Intel 與Microsoft 等商業軟體聯盟的成員,更一同表示反對這個法案,認為這法案已經偏激到不需要被考慮。 美國 = 中國、伊朗,以及其他 SOPA 的核心概念,是一個在美國境內普及化網域名稱伺服器過濾的提案。這基本上就類似中國、緬甸、哈薩克,和敘利亞管理網路空間的方式。美國國務院事實上曾開發並推薦許多工具幫助那些受壓制的人民,以避開他們政府所制定的重重限制。而美國政府現在竟然要實施一模一樣的設施來規範跨國界的網路訊息交換自由,相信大家都體會到這其中的諷刺了。 對應措施早已蓄勢待發 一篇由資訊技術與創新基金會的資深分析師 Daniel Castro 所寫的論文正透過美國電影協會到處散播,論文名稱為 PIPA/SOPA: Responding to Critics and Finding a Path Forward (PIPA/SOPA:回應批判並設法前進)。在這篇文章中,Castro 主張在設有 DNS 防火牆的那些國家之中,使用規避裝置的網路用戶人數不到百分之三,並依此推論在美國應該也不太有人會採取這樣的繞道行為。這個說法恐怕並不正確,因為已經有很多像 DeSopa 和 Pirate Bay Dancing 這種能輕易取得的瀏覽器附加元件,能藉由透過代理伺服器引導使用者到目的地或是透過 IP 網址來進入網站,來成功地突破過濾器。 反對意見的末日 在為期兩天的眾議院辯論中,眾議員 Zoe Lofgren(加州代表)談到「一旦政府嚐到權力的滋味,那麼政府想要控制網路的慾望…只會越來越深」。增設 DNS 過濾以嚴格把關盜版狀況的這個危險動作,很容易就會引發更多隱藏的問題:這個令人發毛的審查制度,很可能會同時將所有反對意見一掃而空,而那些意見一樣被視為讓民主制度發光發熱的根源。 在過去的十一年裡,個人自由在美國的倒退已經到了會讓國父們死不瞑目的程度。湯瑪斯‧傑佛遜曾說:「美國政府的政策,主旨在於留給人民自由,亦不是限制,也不是放縱人民所追求的。」以及「如果統治者無法因為人民懷有反抗的心態,而時時警惕自己,那麼這個國家哪有能力去保護它的自由?」受到制定尊重網路版權的必要性驅使,雖然這一切已經為時已晚,推動SOPA立法的擁護者,正在背離這個國家創立的基本訓誡。傑佛遜「以上帝之名宣誓,要永遠視壓制人類思想的暴政為敵,無論此暴政是以何種形式存在。」現今有多少個國會議員有擔當對這種真正的民主自由做擔保? Benchmark Email 關於 SOPA 的部落格文章 有關 Benchmark Email 對 SOPA 的相關報導,請參考先前的部落格文章: 新國會反盜版法即將上路 為什麼打擊網路盜版法案和保護智慧財產權法無法成功 保護智慧財產權法對網路用戶與串流使用者的意義為何? 網路業反對SOPA法案:太遲了嗎?


瀏覽更多
網路業反對SOPA法案:太遲了嗎?

網路業反對SOPA法案:太遲了嗎?

進階功能 • 2011.12.02

打擊網路盜版法案是眾議院通過的編號3261法案,它無疑是美國國會通過最立意扭曲並具危險性的網路法條之一。SOPA 的主要目的是強迫 ISP 業者、搜尋引擎、線上交易付款和網路廣告封鎖任何被法院裁定為「惡棍」的網站。悲慘的是,很多法官連最基本的網路功能都不知道,他們無知的程度令人倒抽一口氣。如果連最高法院的法官 John Roberts 都可以問出「電子郵件和傳呼器哪裡不一樣」這種問題,那不難想見美國其他地區更低階的法官,會怎麼隨意扭曲並任意強制執行這個法案。業界龍頭的硬體和軟體公司終於站出來反對 SOPA,但如果再把時間耗費在無意義地周旋,這股反對聲浪最後很可能會面臨失敗。 始料未及的後果 擁有蘋果、微軟、英特爾和 Adobe 等強大成員的企業軟體聯盟(Business Software Alliance, BSA),最近發表反對 SOPA 的聲明,聲稱此法案上路前還需要好好「整頓」一番。BSA同時提出警告,表示這個法案「依照現在的情況…掃蕩的不只是真正惡劣的使用者」,他們也強調「這個法案應該在鼓勵創新、保護隱私、安全性考量和對抗惡質網站威脅中取得平衡」,因為現在的 SOPA 條款「很可能造成不堪設想的後果」。BSA 的最新表態,和他們在僅僅一週前表明支持 SOPA 時的態度大相逕庭。 侵權網站防不勝防 大部分神智清楚的網路觀察者都必須承認,像現在這種電影、電視節目、音樂專輯和其他版權內容在推出後0.00000001就可以免費下載的情況,根本無法避免。任何娛樂相關產品的製作成本都所費不貲,在推出的同時當然也預期能得到相應的利潤。沒有人會在花費一億元以上的製作費之後,還樂意免費發送成品。儘管如此,BSA 也終於了解 SOPA 只是飲鴆止渴,對於現況毫無幫助。 哼一段貓王就等於犯下重罪 假設我們現在活在一個 SOPA 法案已經正式通過的平行宇宙,你組的團製作了一段你們 cover 貓王、披頭四或 Lady Gaga 的影片。恭喜,你剛剛觸犯了聯邦法案。我們在討論的可不是什麼打個手心就能解決的小事,而是和縱火、搶劫或闖空門一樣嚴重的犯罪行為。這還不是因為你隨意播放有版權的原始版本,而只是因為你在刷你大概只值一千五的吉他的同時順口哼了一段歌詞!SOPA 不只可以定罪你和你的樂團,因為法條包含對侵權內容所在網站的追訴權,所以他們甚至可以依法封鎖整個 Youtube。如果所有所謂的「侵權」影片都在 Youtube 上被移除,那 Youtube 上大概就只剩下一些小貓小狗小嬰兒在那邊咿咿啊啊的影片。想像一下吧。網路工業之所以對挺身對抗這不可忽視的危機義不容辭,也是想當然耳。 不可能的版權判決 SOPA 簡直惡法無極限,至少在現在的情況下,我們根本無法想像它可以可怕到什麼程度。使用商標名稱會違反SOPA法嗎?發表「新的一年祝大家百事可樂」的訊息,會不會被視為盜用商標?是不是任何網站都必須在用戶上傳任何內容前先檢視他們有沒有符合版權規範?我們當然知道上傳完整的《鞋貓劍客》是違法的,但我們要怎麼判斷影片中的輕音樂配樂到底是已經有在美國唱片協會(RIAA)登記過,還是只是影片製作者自己寫的曲? SOPA 這個法案矯枉過正,而 BSA 之前的支持更是令人困惑不已。看來網路業者終於清醒看到法案的可怕,但這一切很可能都太遲了。


瀏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