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fb

著名小说家的 Facebook 账号风波

著名小说家的 Facebook 账号风波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1.15

英籍印度小说家赛尔曼鲁西迪(Salman Rushdie)也许是本世代最出名(有些人可能会说是恶名昭彰)的作家之一。这位写出《魔鬼诗篇》的作者曾在数个伊斯兰国家被强烈挞伐,伊朗精神领袖霍 梅尼甚至对他下达追杀令。他不仅是小说界的巨星,也享受巨星般的生活─他的前妻是名模主持人 Padma Lakshmi,最近与高挑女星 Pia Glenn 过从甚密。显然因为文学成就而封爵或在U2演唱舞台当嘉宾,并不代表他可以违反 Facebook 的使用真名条款;最近该社群网站停用了他的账号,并要求他用护照上的名字 Ahmed Rushdie 重新注册。 在网络上求民主只会引来逮捕、刑求和谋杀 Facebook 对鲁西迪提出他从未公开使用本名Ahmed的抗议置若罔闻,因为根据 Facebook 的使用者条款,使用者只能用政府核准身分证明上的名字申请账号。此条款和竞争对手 Google+ 的类似规范在网络上掀起强大的反对声浪。NGO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列出的镇压型国家高达四十二个。在泰国,即使在网络上对皇室最轻微的批评,都可能遭致最多十五年的刑期。无数部落客指出,任何参与类 似「阿拉伯之春」运动的人,都将自己和家人置入险境。光是叙利亚反抗行动就有三千五百人因参与而丧命,在网络上用真正、可追踪的姓名表达对自由和民主的追 求,显然是将自己暴露在遭逮捕、刑求和谋杀的危险之中。 匿名的正当性 你不需要是反政府运动人士,也可以有不想在网络上使用本名的理由。人们想匿名使用社群媒体的 理由所在多有,他们可能在躲家暴伴侣、想要讨论害羞的话题,也可能是企业揭发者、政府保护证人,或是害怕因为在网络上引战而危及生命安全的人。 Google+ 已经是美国政府注册的正式身分单位,将来国税局在审查时拿着你膨风的社群网站状态质询你的消费纪录,或你上次派对的支出的时候还会远吗? 美国总统都可以不用出生证明上的名字了 即使是从社群网络的角度来看,强迫人们使用身分证上的名字也是百害无一利。一个出生时被取名为 Leslie Lynch King Jr 可以用 Gerald Ford 这个名字当上美国总统,连威廉‧杰佛逊‧布莱斯三世(William Jefferson Blythe III)都能以比尔‧柯林顿(Bill Clinton)之名入主白宫;如果「大家都知道」的名字对美国总统候选人就够了,为什么社群网络上不能依例办理? 社群网络的名称成为正式ID 很显然现在在社群网络中使用真名还是普遍潮流,但幸运的是 Facebook 在被猛烈炮火攻击后,还是从善如流地让鲁西迪使用广为人知的名字赛尔曼。然而,Facebook 和 Google+ 最好还是顺从普世规范,让用户在个人档案中使用他们较知名的名字。因为他们会发现: Eric Bishop, Walter Willison, Annie Mae Bullock, Joyce Frankenberg, Allen Konigsberg, Carlos Ray, Thomas Mapother, Caryn Johnson and Carlos Irwin Estevez 这些名字比起Jamie Foxx (杰米福克斯)、Bruce Willis(布鲁斯威利)、Tina Turner(蒂娜透纳)、Jane Seymour(珍‧西蒙)、Woody Allen(伍迪艾伦)、Chuck Norris(查克诺里斯)、Tom Cruise(汤姆克鲁斯)、Whoopie Goldberg(琥碧戈柏)和Charlie Sheen(查理辛),不会比较好认或有知名度。 本文图片由亲切的 Mariusz Kubik 本人提供


浏览更多

占领华尔街行动让社群媒体及网络营销无用武之地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0.20

近年来,大众媒体的主要报导内容,就是它们如何缺乏能够报导的新闻。而占领华尔街行动,至少在初始阶段,也沦为不足以被报导的内容。直到超过七百个人在布鲁克林桥下被逮捕之后,这个行动才终于吸引到主要媒体的注意,而比起探究行动的理念,美国的首要报纸对他们的嘲笑还更不遗余力。倾自由主义的《大西洋月刊》 (Atlantic Wire)对行动份子发表不客气的评论,纽约时报的Ginia Bellafonte更极具优越感地形容占领祖柯蒂公园是一场「把宣泄社会不满当作嘉年华」的行动。少得可怜的媒体曝光率加上抗议者杂乱无章的各自表述, 不只为占领华尔街行动带来品牌问题,也让整个行动的主旨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解决品牌问题的第一步是定义99%的成员。巴鲁克大学的公共事务学院最近对超过一千位Occupywallstreet.org的造访者进行了一项调查。 调查巧妙地命名为「主流族群支持主流行动:99%的人来自于看似99%的人」,结果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造访者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上,其中拥有正职工作的人 过半数,失业人士占13.1%,仅略高于全国平均。70%的造访者自认为是独立派,只有四分之一是全职学生。大众媒体和记者都证实此行动拥有族群多元化的 人口组成,男女比例亦非常平均。此外,这99%并不仅仅由99%的人口组成,大量的部落格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来自美国各处的高收入族群在部落格中要求负担更高的税,以提升全国的生活水平。 第二步要了解他们如何传达讯息。在活动初期,媒体曝光率的不足让占领华尔街活动缺乏正当性,但始终开放社群媒体和全民报导。然而,尽管与启发行动的阿拉伯之春有部分相似,占领华尔街却没有像阿拉伯之春在社群媒体的研究显示Youtube是活动的主要宣传管道,紧接着是Facebook和其他部落格平台,最后则是由Twitter押队。Tumblr能够整合微网志和一般网志,并轻易透过网络及行动装置分享照片、影音和讯息的功能,让它成为占领华尔街行动最佳的传声筒。 为占领华尔街行动建立品牌的最后方法,是统整每个人的不满并推出一个完整的理念。该是见林而非见树的时候了。这必须是一种新的占领型态,学习过去的公民示 威的主题和方法,并结合现代媒体以对抗现代问题。要使整个美国搞懂这个行动是很困难,甚至很可怕的主意。若能推出一个简单易懂的中心思想,例如人权或平 等,占领华尔街行动也会变得更容易理解、更可亲也更解决取向。正如媒体学者McKenzie Wark所言:「…占领华尔街行动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它指出:我们缺少的不是要求,而是程序;我们缺少的是政治本身。」


浏览更多

Netflix 在世界各地与 Facebook 携手合作,美国除外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0.11

2011 年在旧金山的 F8开发商大会上,Netflix执行长 Reed Hastings 宣布与社群网络巨头Facebook 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他透露这次的紧密合作将可以让用户透过社群网络或 Netflix 与朋友分享他们正在观看的影片信息。这次的结合预定会在目前四十五个使用国中的四十四个实行。信不信由你,美国是那个被排除在外的国家,它不在名单上! 怎么一回事? 是什么事情阻碍了 Netflix-Facebook 的全新伙伴关系在美国发展?是一个在80 年代立法生效的影片隐私权法规。没错,根据 1988 年的影片隐私权保护法案,租用影片的信息须保密,除非租用者在每次租用时都表示同意。这条法案将近二十五年前在国会通过,马上阻挠了 Netflix 想在美国与 Facebook 合作的计划,成了一桩麻烦事。 就像在营销世界所有的纠结情况一样,在影片出租业者看来这是个错误的策略。尽管该服务正在世界各地缓慢的扩展,但美国确实是目前最大的市场,而且这可是跟将其他所有国家加总起来的一百万使用者作比较。无法接触到美国的使用者等于错失了一个大好机会,何况与 Facebook 达成这一大笔交易又要花上不少心力。 伸出援手 影片隐私权保护法案在华盛顿特区一家录像带店将 Robert Bork 的租片纪录给了当地记者后正式通过,这位地方法院的法官在高等法院职位的提名因为某些不相关的理由被参议院所否决。这样的发展也许是Netflix翻盘的契机,因为在 1988 年还没有 Facebook 的存在。该公司负责处理政府事务的Michael Drobac 表示该法条需要更新,他也鼓励使用者写信支持修改法案,好让 Netflix 可以在美国推出分享租片讯息的服务。 Netflix 幸运地可以获得使用者的支持,有几个 Michael Drobac 称作是「目光远大」的国会议员近期提出了新的法条,能够移除阻碍与 Facebook 整合并进军美国的绊脚石。该法案,正式名称为 H.R. 2471,主要是一种能让使用者自行选择的方案,让他们有自由决定是否要将观影记录与他人分享。 Netflix 与 Facebook 的历史引发了社群媒体整合是否可行的疑问。回溯到2004,该服务推出了一个社群功能叫做 「Friends」,让会员可以看到他们朋友看了什么电影,做出观影建议并比较评价。2010 年 Friends 停止服务,因为只有百分之二的会员使用这个功能。今年稍早,Netlfix 又因为使用量过少终止了另外一个让使用者在 Facebook 上分享电影评价的功能,也许两者的合作终将会登陆美国,但到了那时候,一切是否已经太迟?


浏览更多

Facebook 的追踪 cookies 引起了集体诉讼

超越自己/我们 • 2011.10.10

你一向相信,当你注销 Facebook 并开始浏览全球信息网络时,无论连到哪个网页,你都是处于完全匿名的状态,更不可能被追踪。你错了。最近一名澳洲的部落客证实,当你注销 Facebook 时,你其实没有真正地注销 Facebook。尼克‧库伯利洛维克( Nik Cubrilovic )发现,在你注销之后,大量的Facebook cookies 仍保留你的浏览记录,而这些纪录将永久且持续地回传给 Facebook。现在看来,你不只要注销社群网络网站、清除 cookies,还要将硬盘重新初始化、重新安装计算机操作系统,并且永远不再登入 Facebook,才是真正牢靠的作法。 爱尔兰正在调查 Facebook 库伯利洛维克发表自己的研究的同时,Facebook 不只引起大众的注意,更面临佩林‧艾肯戴维斯( Perrin Aiken Davis )所提起的集体诉讼。由于Facebook 的国际总部位于都柏林,爱尔兰的数据保护委员会( Data Protection Commission )已经宣布将针对 Facebook 的隐私性进行全面审查,调查爱尔兰国民,乃至所有使用者的隐私是否受到侵犯。爱尔兰委员会将特别注重于某些如隐私权设定的不足,以及照片经「删除」后仍可以在网络上被公开查看的问题进行调查。 每位用户有 880 页的追踪记录 Facebook 终于正视 Cubrilovic,实际上它才刚停用包含用户身份数据、鬼祟跟踪「用户」的 cookies。在公开的声明中,Facebook 用了跟其他网络业龙头被「抓包」时一样的借口,声称 cookies在使用者注销后没有停止作用,是因为系统出了漏洞。显然这个所谓的「漏洞」已经存在于将近 10 亿人的计算机硬盘里好几年,并带给 Facebook大量宝贵的营销信息。当英国引进一条法律,让使用者有权利取得 Facebook 所存取的用户历程数据时,许多人惊讶地发现有平均 880 页的数据,其中详细记录他们与其他联络人的互动细节。 「动作」还未结束 Cubrilovic 发现,虽然相对公开的「这是使用者的ID 」cookies 已经被取消,但 Facebook 仍具备识别已注销使用者的技术能力。其中一项是「行动」cookies(尽管 Facebook 声称它完全无害),它包含一个精确程度可达毫秒的时间戳,让社群网站可以轻易地对照以辨识使用者。因此,虽然「使用者」已经消失,但是「动作」却仍在进行中。 Facebook 并非个案 你应该为 Facebook 在网络上跟踪你感到不安吗?平心而论,他们并非个案,几乎所有商业网站都会在一般网络用户的计算机中放置追踪性cookies,其数量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无论你喜不喜欢,你在各种服务器中的浏览纪录和使用行为都会留下纪录,只要政府机关或任何情报机构有兴趣,他们都能够取得比只是想要卖你东西的营销网站更详细的纪录。因此,如果你依法纳税,衣柜里也没有藏着一具无名尸体,那你其实不用太担心。   「偏执狂会毁掉你」。基本上,这些数字记录主要被政府用来追踪恐怖份子和重大罪犯,所以 FBI 通常不会为了你去年没缴一张停车罚单就调阅你的网络历程记录。无论如何,目前网络隐私权的规范仍然反反复覆并自相矛盾,唯一能完全确保网络行为不被记录的方法,就是根本不要用网络。而有鉴于我们生在一个依赖网络的时代,这个方法显然不可行也不可取。


浏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