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google buzz

Google作了微調:升級Gmail 及降級Google Reader

進階功能 • 2011.10.24

Google閱讀器即將取消社交功能的新聞,並未引起什麼不滿,反而引起大家的好奇:Google閱讀器(Google Reader)是什麼?當2005年這個回饋整合軟體推出時,Facebook還只能在大學校園裡使用,Twitter也只是傑克‧多西(Jack Dorsey)的靈光一閃。Google閱讀器有(一小群)忠實用戶,主要是一些作家和新聞蒐集狂,他們對於將所有喜愛的部落格和新聞網站合併訂閱,以便他們快速瀏覽的功能異常著迷。文章下方的分享按鈕讓閱讀器用戶可以公開分享自己感興趣的項目,分享給特定的使用群組。 如果上述的最後一句話引起了共鳴,那麼以下說法即證實為真:早在社群網絡的石器時代,Google閱讀器就已經採用億萬年後Google+ 社交圈的分享篩選策略。 群聚效應?還是情況危急? 當年柯林頓在競選總統的時候,他的幕僚James Carville在競選總部掛了一個標語:「問題是經濟,蠢蛋。」如果他在Google總部工作,那標示牌上面可能會變成:「問題在群聚效應,蠢蛋。」Google+用戶現在已達到四十萬,應該說,曾經有四十萬人因為Google+的邀請制瘋狂想擠進這個圈圈,好不容易進去後又因為根本沒有其他人在用而一去不回頭。這證明不只是RIM、Netflix和AMD有點金成鐵的本事,Google+仍未擁有任何商業頁面。Google+的流量下降了三分之二,而且仍在暴跌當中。在通往群聚效應的路上,Google+似乎已面臨彈盡糧絕的窘境。 是預覽的問題,阿呆! Google+ 還在跌跌撞撞之際,Google已經宣佈Gmail將重新被設計,以期能更符合Google現在的美學理念。在Gmail的設定主題選項中,有「Preview」及「Preview-Dense」(跟人口密度沒有任何關係)兩個設定介面,讓介面具有動態的可擴展性,滿足使用者的偏好並配合不同大小的螢幕尺寸。 5 年以上的beta測試版 連Gmail的官方部落格都承認新介面有時候並不是很好用,而且某些研究室功能在新的主題裡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是Google也聲稱他們將陸續解決這些問題。Google在提供新服務方面一向行動緩慢。Gmail一開始是個邀請制的beta測試版 (有印象嗎?)它於2004年愚人節當天推出,一直經過五年又三個月才升級到開放狀態。雖然Gmail已無可否認的大獲成功,但Google+的成敗仍未定,忠實的Google閱讀器用戶也因此更加緊張。一旦Google+步上Buzz的後塵,他們最喜歡的合併訂閱工具就會被留在Google的混沌中。 謠傳Google的黑色工具列是哀悼的臂章 前陣子在所有Google頁面頂端突然出現的大型黑色工具列,據說是哀悼Google社群媒體 策略的臂章。然而事實證明,位於加州山景城的Google還有一線希望。不可否認的,Google已精心編制出一個獨特且全面性的社群網絡基礎結構。即使某些功能,例如從社交圈分別分享特定訊息給子社交圈,仍需要主修Google學的博士才能掌握,但Google+的確是一個功能性極強且精密的社群網絡,它所包含的創新與無縫整合技術,足以將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的發明送回哈佛的最深處。 Google正堅定地以自己的步伐朝未來邁進,即使前方險途難測,沒有什麼能保障他們在網路世界的地位。反壟斷者可以為這個事實感到慶幸,因為目前看來,唯一能阻止Google接管整個世界的人,就是Google董事會的成員。


瀏覽更多